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党的建设杂志 >> 时政 >> 新闻聚焦

喜讯捎给总书记:元古堆村脱贫了

18-12-13 10:28 来源:《党的建设》杂志 编辑:张玉芳

  编者按:2013年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带着党中央的深情厚意,踏冰雪、冒严寒,来到渭源县田家河乡元古堆村看望慰问干部群众。临别时,总书记满含深情地嘱托大家:“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扶贫开发工作,一定会给乡亲们更多支持和帮助,乡亲们要发扬自强自立精神,找准发展路子、苦干实干,咱们一块儿努力,把日子越过越红火,早日改变贫困面貌!”

  6年来,元古堆村干部群众牢记嘱托、苦干实干,一举甩掉戴了多年的“穷帽子”。今年8月和11月,本刊采访组两次赴元古堆村进行深度采访。现隆重推出长篇通讯报道,为大家讲述元古堆村脱贫摘帽中的感人故事,旨在激励全省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干部群众,牢记总书记的嘱托,如期打赢我省脱贫攻坚战。

2013年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定西市渭源县田家河乡元古堆村看望困难群众,与八旬老党员马岗亲切交谈,了解生产生活情况。  兰红光 摄

  初冬,陇中寒意渐袭。前几日的一场大雪,染白了山坡田野。

  正午,阳光穿过云层,暖暖地洒满农家院落,成排连片的新农居白墙红瓦,映着阳光、分外耀眼。

  远处,山坡上是一畦畦田地,积雪尚未消融,百合在土里静静生长,等待春天破土。

  这里,是冬日里的元古堆村。再过些天,这个静谧优美的小山村将迎来一个特殊的日子——整体脱贫。

  秋收后,驻村帮扶工作队便开始入户,一笔笔账算下来,今年将有39户92人顺利脱贫,这样,全村的贫困面降至1.77%。元古堆村即将迎来脱贫摘帽的历史时刻。

  沐浴党恩——山村美丽“蝶变”

  元古堆,海拔2440米,高寒阴湿、三面环山,沟沟壑壑中山路蜿蜒,村舍散落在东西两条沟里。2012年以前,一亩地只能打300多斤小麦。村民们试着种马铃薯、油菜、当归……可无论怎么折腾,“年年种粮不见粮”,地里根本刨不出多少钱来。

  2012年,元古堆人均收入只有1446元,447户人家八成以上是贫困户。“元古堆”,成了远近闻名的“烂泥沟”“落后村”。

  蝶变,始于2013年初春。

  2013年2月3日,农历小年,腊月迎春。习近平总书记轻车简从来到元古堆村,看望慰问当地干部群众。

  话家常、问产业、听民生,总书记一声声温暖的问候,一句句亲切的关怀,让暖流在每一位元古堆人心里涌动。这一天,是元古堆父老乡亲最最幸福的日子,更是老党员马岗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

  这一天,总书记走进马岗家简陋的小院,坐在炕头,拉起家常。粮食够不够吃,低保有没有保证,看病有没有保障,孩子有没有学上,年货有没有备好,在得到马岗肯定的答复后,总书记很欣慰。

  “你们吃的水是怎么来的?”指着靠里屋门口处的一口水缸,习近平总书记问道。

  “是泉水。”老人的孙子马海龙说。

  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总书记接着说了一句,“我尝尝。”

  接过马海龙从缸中舀起的一勺水,总书记直接用水瓢喝了一口,说道:“这水味道不错。”

  近6年过去了,回忆起当初的场景,已经86岁高龄的马岗依然十分激动。他说,那一刻,他像做梦,这样的梦以前从来也没做到过,更没想到过。

  马岗老人做梦都没梦到过的事,在以后的日子里一天天变为现实。总书记亲切的关怀,成为元古堆人脱贫致富的最大动力。

  以前,泉水里缺碘,村里人易患“大脖子病”“大骨节病”;以前,晴天一身土、雨天两脚泥,出行是元古堆人的难心事;以前,住在墙上裂缝的土坯房,房顶的土渣渣不时掉落;以前,垃圾处处可见,脏乱差是村子的“标签”……

  6年来,元古堆村从改善基础设施条件入手,通过财政投入、社会援助帮扶、群众自筹等方式,实施了21个基础设施项目、9个产业发展项目、5个公共事业项目,累计投入各类资金11445.08万元。自来水入户、农网改造、村社道路硬化、集中安置区建设、危房改造全面完成,广播电视、宽带网络实现全覆盖。更为可喜的是,村里以往脏、乱、差的现象不见了,家家户户有垃圾桶,公共场所有垃圾箱,清理垃圾有压缩式清运车,处理垃圾有专门的填埋场。

  走进下滩上社的李改调家,院落整洁干净,咿呀学语的孙子在暖阳下玩耍。说起家乡的变化,李改调高兴地说:“村子漂亮了,收入也高了,都靠党的政策好。”更让她开心的是,小儿子闫侠明前年考上了甘肃民族师范学院,这是她们家供出的第一个大学生。

  一条条宽敞平坦的水泥硬化路通向农家,一排排新修的农宅院落鳞次栉比,村子变美了,每到夏天,越来越多的游客来这里休闲、旅游、度假、赏花……2016年,元古堆村被评为“绚丽甘肃·十大美丽乡村”。

  如今,马岗老人的院落得到整修,三间新房窗明几净,总书记到来时的照片挂在墙上。亲眼见证了家乡的变化,马岗特别希望有一天总书记能够再回来看一看不一样的元古堆村,他自豪地说:“元古堆村的变化真是大,大家都感谢总书记、感谢共产党。过去几十年,我一直跟着党走,现在,我更是铁了心要跟着党走哩。”

  “沐党恩并肩同筑小康路,逢盛世携手共圆中国梦”,在元古堆村村口,这副镌刻在石牌楼上的对联道出了乡亲们的共同心声。

  自强自立——赢来扬眉吐气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6年前,总书记临别时勉励大家,自强自立,把日子越过越红火。6年来,党员干部和乡亲们牢记嘱托,不等不靠、苦干实干,用自强自立赢来了扬眉吐气的新日子。

  曾玉成,土城门社人。以前,这个“穷了几辈子”的庄稼汉,“总觉得生活没奔头,一年到头就那点收入。”

  拔穷根,关键在人。看着家乡的变化,曾玉成的思想逐渐活络起来。依托精准扶贫贷款,他从2013年开始学着栽种百合,从2亩到5亩,再到8亩。曾玉成永远记得自家百合第一年采挖后的激动心情,攥着上万块的现金,喜从心头涌起:“从来没挣过这么多钱儿!”

  日子终于不再紧紧巴巴,尝到甜头的曾玉成决定把百合规模继续扩大。见着他时,一家人正忙着归置刚从兰州运来的一车百合母籽。“这车母籽总共花了1.8万元,今年我又流转了10亩地,明年开春就可以全部栽种了。”他算了这样一笔账:1斤母籽长3斤百合,3年后采挖,按正常市价售卖可以有10万元以上的收入。

  账越算越明白,精气神也越来越高。2016年,曾玉成家被乡上评选为“致富家庭示范户”。

元古堆村全景

  “元古堆村确实变化大,但最大的变化不是村容村貌,更重要的是人的‘脑袋’变了,思想变了、观念变了。”黄满强是元古堆村脱贫攻坚的见证者,更是亲历者、建设者,从2013年驻村工作开始,到后来担任“第一书记”,他在这个村待了5年。

  如黄满强所说,像曾玉成一样“脑袋”变了的元古堆人还有很多。

  龙永峰,2014年被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地里种些小麦、大豆和中药材,赶上阴雨多的年景,一年到头就只有几千元的收入”,加上两个孩子都在上学,日子愈发捉襟见肘,龙永峰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计。

  当归,元古堆人最常种的中药材。采挖后,剪掉根须,按品相分类,中间的部位最值钱,当地人称为“虎头”。龙永峰的“第一桶金”,正是来自这不起眼的“虎头”。

  从2015年开始,他和同村的龙永春、郭连觐一起摸索着贩运中药材:从青海收购,运回村里,而后分拣、晾晒、切片。经过这样的粗加工,当归的价格便翻了番。

  2016年,龙永峰家终于脱贫。如今,儿子龙遇和大学毕业,在新疆找到了一份正式工作。龙永峰还学了瓦工手艺,农闲时外出打工,每天可以挣到200元。

  院外的空地上,龙永峰和妻子忙着给当归削须。前几天运来的一车当归,要趁着雪后初晴抓紧晾晒。“这一车就是两三万元的收入,可不能马虎了。”春天栽种、夏天打工、秋天农收、冬天贩运,聊起现在的生活,龙永峰笑着说:“过日子就得忙啊,忙了才有钱挣!”

  杨新天是村里的致富能人,脑子活、人勤快的他靠着培育雏鸡、加工中药材成了村里最先脱贫的一批人。村文化广场后面,他家新建的二层小楼格外好看。

  走进小院,妻子朱海梅正和村里的十多位乡亲围坐在一起分拣“虎头”。“一斤四毛钱,拣多少挣多少,手快点一天能挣200块。”先富起来的杨新天还有了带富能力,他把中药材贩运加工越做越大,乡亲们不出门就可以打零工挣钱。除此之外,他还领办了新天养殖专业合作社,带动村里6户人搞起了养殖。

  “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这句话,道出了许多帮扶干部的无奈,也曾是元古堆人几年前的冬日场景。“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元古堆人每天都有活干,每天都有钱挣。”驻村乡干部安晓东这样总结。

  苦干实干——换得齐心攻坚

  2015年8月,国务院扶贫办开发指导司主任科员张婉婷被选派挂职担任元古堆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兼驻村工作队队长。

  一个女孩子,从首都北京来到“苦瘠甲天下”的定西,再辗转赴任“贫困典型村”的“第一书记”,张婉婷没有退缩。来到元古堆村后,张婉婷通过多渠道、多途径积极寻求各方支持,先后争取到240万元资金,在村内建成300千瓦的分布式光伏扶贫电站,扶贫电站可运行20年,每年收益20万元。“太阳光也能挣钱,我想都没有想过。”元古堆村下滩社村民陈广兰说。

  黄满强,本是田家河乡的一名普通干部。2013年1月19日,农历腊月初八,上午刚和相恋多年的女朋友订婚,中午他便接到乡里电话通知——到元古堆驻村。自己的订婚宴还没吃完,黄满强便赶到了村里,从此,他就把根扎在了这里。

  2013年6月,正是元古堆村基础设施改造项目的紧张施工期,黄满强已经很久没回县城。有一天,未婚妻兴致冲冲地来村里看他。从项目现场骑着摩托赶到村委会,尘土早把黄满强变成了“土人”。看着他的狼狈样子,再看看冷清的宿舍,未婚妻心疼不已,直劝他“辞职回家”。可黄满强只当是玩笑话,交代了两句便又返回了项目现场。

  后来,未婚妻还来过一次,那一次是哭着走的。头天的一场雨把进村的土路变成了烂泥路,返回时,她的鞋子陷进了泥里,等拔出来鞋跟都找不见了。“她一边哭一边给我打电话,最后提着鞋回了家。”

  比起家人的埋怨和牵挂,村里人起初的不配合更让黄满强委屈。

  2013年夏天,黄满强负责元古堆村一社至五社的基础设施项目施工。在硬化一条小巷道时,施工队需要拆除一户人家凸出的土坯墙,主人死活不让。黄满强前去交涉,结果一家人怒气冲冲地将他团团围住,叫嚷着“收拾他”。

  “要和老百姓打成一片,真的很难,只有以真心换真心。”为了确保工程质量,黄满强没明没黑地守在现场,监督施工质量。施工队干多晚,他就陪多晚。一有空,他就揣上笔记本,挨家挨户摸底,苦口婆心把群众的思想工作提前做通。晚上,看谁家亮着灯,他就跑去借宿,“为的是多了解情况,拉近感情。”孩子满月、姑娘出嫁……赶上村民的红白喜事,他总会跟着张罗,随个份子;而村民遇上困难,他更是毫不犹豫,伸手相助。

元古堆村的百合成熟了

  有一天,元古堆二社的张俊找到黄满强,请他担保贷款。原来,儿媳妇难产住院,又赶上家里的羊生病死了好几只,满肚子“难肠事”的老张只好跟黄满强开口。黄满强二话没说,以自己的工资作担保,为老张从农村信用社贷款5万元。

  在棉柳滩社入户摸底时,黄满强发现,这里的年轻人总是三三两两蹲在墙角,扯着闲话、无所事事。一问才知道,全社没一个出去打工的。“这怎么能行,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心急如焚的黄满强逐户动员,得知大家普遍缺技术,他就协调联系把村民小组长送到县城参加钢筋工培训,“学了技术再去打工,让他带动大家。”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房施工中,黄满强动员村民投工投劳,既调动积极性,也在家门口“参加培训”。就这样,“小工”变“大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学到了手艺,开始外出务工。

  从普通驻村干部到村主任助理,再到担任村党支部书记,黄满强一心扑在扶贫上。领证结婚、新房装修,他无暇操持;妻子生病,他没空照料,治疗一拖再拖,直到肿瘤癌变……说起这些,他数度哽咽。可看着村子越来越美,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红火,再多的委屈他都释然了。他说,自己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干部对群众多一份温暖,群众就会对干部多一份感情;干部对群众多一份责任,群众就会对干部多一份信任。”

  皮肤黝黑、嗓门洪亮,说话办事干脆利落,村委会主任郭连兵是个典型的西北汉子。可在几年前,他却是乡干部眼里的“捣蛋”村民。

  以前,郭连兵靠农闲时节贩运加工中药材,日子过得比其他村民都要好,自然享受不了扶贫政策。可他想要更大发展,既缺项目,又缺资金。所以每次遇到乡村干部,他都牢骚满腹:“干部不给老百姓办事,叫啥干部。”

  习近平总书记的到来,让他变了样,“总书记希望我们把日子越过越红火,那就得大伙儿一起努力干。”

  “县上要从咱们村选派一些头脑灵活的人去福建培训哩,不花一分钱,还能学本事,我觉得这事你肯定能成。”2013年开春的一天,郭连兵外出办事回来后,媳妇告诉了他这样一个好消息。

  “那就去看看。”过了几天,郭连兵和其他17位村民一道,坐上了南下的火车,赶赴福建省南安市梅山镇蓉中村学习。

  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住宾馆,第一次进大学校园,第一次接触电子商务,第一次见到只有一间办公室就能挣钱的小微企业……郭连兵细数着人生中的14个“第一次”。这一趟远门,让他眼界大开,也把他内心的干劲激发了起来,在培训的最后一晚,他郑重地向带队的村支书递上了入党申请书。

  一个月的培训很快结束了。回到村里,正赶上村里修路、建广场,作为普通村民,郭连兵主动承担起很多任务:乡干部做不通的思想工作,他去做;只要是村里的事情、大家的事情,跑腿帮忙他都乐意。“总书记对咱这么关心,党和政府花这么多钱送咱出去培训学习,就得发挥作用。”郭连兵从“捣蛋”村民变成了村里的“热心肠”。

  2013年底,村“两委”换届选举,郭连兵当选村主任。5年来,示范种植苗木、考察劳务输转、引进梅花鹿养殖,只要能让乡亲们赚钱,郭连兵都敢“闯一闯”。建设特色畜产品生产供应基地、马铃薯原种扩繁基地、绿色当归百合基地、自然生态村休闲旅游基地,这一件件大事把他忙得不可开交。他说:“我们要好好努力,把日子越过越红火,才能对得起习总书记的期望!”

  思想一变天地宽。几年来,像郭连兵一样主动投身元古堆村脱贫攻坚的人越来越多。

  过去一直在外打工的村民华鹏飞看到家乡的变化,也回乡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他成立了渭源县大鹏百合专业合作社,从最初的6个人试种到现在20多户1000多亩百合种植,每亩收入是种植小麦的好几倍。村党支部副书记、致富能人刘海东创办的塑业编织厂,年产值1000多万元,吸纳40多名贫困群众到厂务工,年人均增收3万多元。

  怀着总书记的牵挂,肩负老百姓的信任,各级党员干部和元古堆村的群众拧成一股绳,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处使。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从2012年底的1465.8元,增长到2017年的8168元。

  找准路子——才能摘掉“帽子”

  在精准扶贫“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三个环节中,“怎么扶”是实现扶贫目标的最后一个环节,也是考验工作智慧的关键环节。

  “找准发展路子!”——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叮嘱,为元古堆村广大干部群众因地制宜谋发展指明了方向。

  为了找准发展路子,关于产业发展的思考、探索和实践在元古堆村没有停过。百合产业就是在这样的思考探索中,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为带动元古堆发展的支柱产业。

  最初,百合种植源自一次偶然。2010年,在村里流转土地种植百合的几位外地客商,为了节省成本拉走了个头大的百合,把个头小的都倒进了山沟里。看着沟里的百合,元古堆四社村民任连军等人不忍心,决定捡回来试种一下。百合种植,3年才见收成。2013年秋天,任连军试种的百合“丰收”了:2亩地净赚5万元。

  之后,示范效应开始显现,百合产业发展成为必然。看着有人试种成功,村民开始纷纷效仿,加之政府不断引导扶持,种植百合的人家从最初的9户增加到了现在的350多户,占全村农户的近八成;种植面积从最初的10多亩增加到1500亩,占全村耕地总面积的三分之一。

  如今,集冷藏、加工、储运等功能于一身的元古堆村百合产业园正在加紧施工。村党支部副书记董建新介绍说,产业园建成后,元古堆村的百合产业链将进一步延长:“原来,都是外地客商上门收,我们现挖现卖,没有议价权,销售就是‘受制于人’。有了这个产业园,不光可以‘错峰’销售,还可以提升附加值,让老百姓的百合收入越来越高。”

  甘肃圣源中药材有限公司是元古堆村引建的龙头企业,这家以中药材收购、加工以及康养服务为主营业务的现代化企业,为元古堆村中药材产业的后续发展奠定了基础。“有了这样的企业,本村甚至周边地区的中药材销售都能得到保障,经过加工生产,提升了中药材的附加值,延长了产业链。”田家河乡党委书记王宝林这样介绍。

  如果说延长产业链条是看不见的发展,那么增加务工收入就是摸得着的实惠。对此,下滩下社的魏静深有体会。今年,她通过招工应聘进入圣源公司,经过上岗培训,家庭妇女成为一线工人,魏静每月可以领到3500元工资。“做梦都没想到过,我们元古堆有公司了,咱农村人也成上班族了。”既可以上班挣钱,又能照顾家庭,魏静心里乐开了花。

  “我们总共招用了48名员工,生产旺季时每天还需要10多名临时工人,这些人大多都是元古堆村民。”对于如何带动村民致富,圣源公司董事长王玉兰的举措实实在在。

  6年来,在当地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帮扶下,元古堆村立足实际,坚持以产业扶贫为核心,引进外部力量,先后在村里办起了砖厂、石料厂、建材厂、商砼站、矿泉水厂、中药材加工厂以及梅花鹿、孔雀特种养殖场,产业发展一派欣欣向荣。以产业发展为基石,元古堆村先行探索出“母畜寄养+农户分红、资产收益扶贫、精准扶贫专项贷款带动、互助增信金融扶贫、土地入股、企业主办+群众入股”六种扶贫模式,王宝林称其为“元古堆模式”。

  农村“三变”改革,产业载体是关键,这决定着资产、资源能否顺利变为“分红”。而在元古堆,一批具有发展潜力的公司、合作社正蓬勃兴起。通过整合闲散资源变资产,整合财政资金变股金,突出优势产业助推脱贫攻坚,庄稼汉变身“股东”,“分红”成了元古堆的“热词”:

  227户农户采取技术入股、圈舍入股,从良种羊繁育合作社每年分红600元。甘肃田地农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为128户农户提供马铃薯原原种、农药及技术指导,群众进行种植繁育,每年按照每公斤1元的保底价进行回收,保证了群众的种植收入。甘肃碧远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提供云杉、樟子松等苗木,渭源县兴元苗木繁育专业合作社带动82户农户提供土地进行种植,三年后由公司进行统一销售,收益资金按照公司与合作社五五分成,合作社按照农户种植亩数、销售价格分红。依托村级光伏电站,元古堆村委会和东海高科公司共同出资成立有限责任公司,每年光伏发电收益资金按照占股分配,村委会为贫困户进行二次分红……

油菜花掩映中的元古堆村新农居 何春喜 摄

  “咱们一块儿努力,把日子越过越红火,早日改变贫困面貌!”

  深情勉励,如春风化雨;苦干实干,换日月新天。6年来,总书记的嘱托响彻在渭水源头的元古堆村上空,时时刻刻鼓舞和激励着所有干部群众。6年来,元古堆人自强自立、筚路蓝缕,斗贫瘠、拔穷根;干部群众同心同德、群策群力,谋发展、换新颜。

  破烂不堪的低矮“土坯房”变成了整齐干净的新农村“安居房”,靠天吃饭、自给自足变成了科学种养、入股分红,昔日无人问津的小山村变成了远近闻名的“旅游村”“文明村”……

  日子越过越红火,实现夙愿的元古堆人最先想到了牵挂他们的人民领袖习近平——

  喜讯捎给总书记:元古堆村脱贫了!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关注我们

中国甘肃网微博
中国甘肃网微信
甘肃头条下载
甘肃手机台下载
微博甘肃
分享到